返回 菜單

松贊竹卡精品酒店設計隨想

來源: 云南建筑2016年第4期 點擊: 1225 2017-09-25 10:40

尋找家的味道
松贊竹卡精品酒店設計隨想

To Find a Taste of HomeSong Zan Zhu Ka Boutique Hotel Design

作者信息王大力 云南中建設人文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創意研究所 建筑設計師


  

       自古以來,滇藏線就是旅行者們魂牽夢縈的夢之線路。這條線路崎嶇難行、地勢氣候復雜多變。然而正是這條天險路,卻穿越了天堂般的美景,一路移步移景,令人心向往之。松贊酒店集團建設“松贊滇藏線”的計劃及發展布局策略,讓探險家、旅行者能再度踏上這條魅力之線,領略滇藏無與倫比的風景。松贊竹卡坐落于西藏自治區昌都地區芒康縣如美鎮竹卡村境內,設計的出發點正如松贊酒店集團創始人白瑪先生所說“松贊是在為每一位客人做一個一個的家”。而如何在竹卡建一個“家”呢?我們認為是將建筑情境盡可能的在地化。


 1、項目背景
       其實竹卡在川藏線的旅行者眼里,更喜歡她的另外一個名字:如美。竹卡大橋就是抵達竹卡的最后一道關卡。大橋本身其實并不是風景,但是大橋橫跨在瀾滄江兩岸,而兩岸都是刀削般的垂直峭壁,沒有一點植物可以生長,橋下就是奔騰怒吼的瀾滄江,因此人們對這座大橋印象深刻。項目用地就在竹卡大橋旁的瀾滄江東岸,北邊毗鄰竹卡村落,南邊是廣闊的農田,場地內視野開闊。用地東北高西南低,最大高差約9m ,高程自東向西均勻下降,坡度較為平緩,場地內無現狀建筑。


 2、規劃格局
       酒店布局更像是一個鄉間小院,前區為后勤樓與接待庭院,后區是酒店主樓及景觀庭院。設計隨形就勢,酒店主樓朝向瀾滄江,景觀面全面打開,確保每一間客房都能俯瞰瀾滄江;同時在西北側開窗,能夠遠眺村莊、大橋,近攬農田風光。建筑體量隨地形跌落布 置,主樓西南邊就高差形成三臺庭院,像盤子一樣將建筑托起,和四面景致一齊,為建筑創造了廣闊的視野。形態上延續了民居中的聚落空間,建筑體量高低錯落有致,與村莊相呼應。力圖成為幾個不顯眼的房子,遠遠看去,沒有什么新奇之處,仿佛村莊朝外生長,有三兩處碉房,七八頭牛羊。


 3、建筑營造
       要建這樣一個家,我們顯然對移植一個高大上的外來建筑不感興趣,不想要它以一個外來文明或者布景符號的姿態回應周邊環境,更希望讓它入鄉隨俗,成為這里的一部分(圖5、圖6)。竹卡當地的民居是石木結構、平屋面的傳統藏式建筑, 以梁、柱、檁為主要的結構構體,支承著這個建筑樓層及室內各種荷載,但是藏式建筑的內外墻同樣承受著建筑本身和房間內部各種重量,是柱、大梁、檁木以及內外墻體共同形成的結構體系。這種建造體系下,建筑木材受高原自然氣候特點和運輸條件的制約,所形成的建筑開間和進深的尺度在2.2 m ~2.4 m。項目位于芒康縣如美鎮竹卡村境內,瀾滄江東岸,318 國道竹卡大橋旁。北側為竹卡村落,東側為南北走勢山脈,周邊是廣袤的農田,視野開闊,風光秀麗,民族文化深邃,具有得天獨厚的旅游資源。項目用地面積約8.5 畝,場地東高西低,最大高差約9 m ,坡向以西坡為主,高程沿主坡向均勻下降,紅線內部無現狀建筑物。

       傳統民居所表現出來的外在形式、風格等特點都是在真實的反映著它的建造體系。現代化酒店設施和服務對于傳統民居來說帶來的是生活方式的變化,傳統建造體系下所形成的空間及室內舒適度等方面都難以滿足精品酒店運營對建筑的需求,即便滿足了也要付出高昂的代價。鋼筋混凝土框架體系的引入可以高效、便捷的解決這一問題。但是新的結構體系的引入勢必帶來形式表達的變化,尤其對于混凝土來說,它能提供太多的自由性可能,同時它也太容易分裂地域特點、民族性表達同建造之間的關系,例如石墻變成貼面、構件變成民族符號,有時都可以成為可有可無的裝飾元素。這樣的話家會失去家原本的質樸氣息。因此,酒店的營造最終選擇的是一種傳統現代相結合的石-混凝土建造體系。

       主體框架采用現澆鋼筋混凝土,內墻是加氣混凝土砌塊;外墻是傳統毛石砌體,外門窗為傳統木構。這樣兩套完整建造體系的結合使得建筑在內部滿足現代酒店的功能需求,外部也在一定程度上達到了對地域和傳統文化的表達,同時建造本身的邏輯得到了清晰的體現。混凝土框架梁、柱與外墻交接部分凸出在外墻內口之外,如果采用現代建造體系中齊內口的做法會使得此處毛石砌體厚度變薄,不利于石墻自身穩定性,同時也會加大框架梁的荷載,不利于整體穩定性。外墻處框架梁柱的暴露反而讓兩套體系獲得了相互本身的自明

       石墻采用當地的砌筑工藝,有3%的收分,石材就來自本地,甚至其中一部分就是場地內取土得到的,現場稍作加工便可用于砌筑
       具有民居空間特點的退臺上的墻體(酒店主樓入口上部、書房以及會議室露臺),因石墻不能落地形成其自身的垂直承重體系而均未采用毛石砌體,也正是因為放棄形式上的完整性而得到了建構邏輯的清晰,同時材質上的變化也豐富了建筑的立面表情。而石墻上的窗楣、挑木此時也不只是作為細部或者裝飾構件出現,它們都在真實的反映著藏式建筑毛石砌體上的建造方式和材料體系。在這樣體系下的建造對于傳統的繼承和民族性表達就不只是一個符號或者表皮,而是成為藏式傳統建筑文化傳承的一部分。也正是這樣,建筑才具有了鮮明的精神內核,它的情境才可能達到在地化,散發出家的氣息。
       當然,有時形式對于建筑的的影響還是會使得建造沒有遵循前面所尋找出的邏輯,例如出屋面樓梯間的墻體以及屋面上部分墻體的延伸均采用了毛石貼面,其意圖都是為了整體體量上的錯落搭接更為豐富一些。

 

4、空間營造
       設計中在場地內保留的一棵核桃樹成為酒店的主入口標示,前區是一個相對開放性的公共庭院,設計刻意取消通常酒店入口中高挑的雨棚或禮儀性的門廊,意圖弱化建筑作為酒店的功能載體。一片干凈的石墻的右側空出一隅提示著進入的可能。通過一個小的轉折便進入主樓入口庭院,這是一個景觀精心布置的小花園,相對前區的接待庭院它的空間屬性會更私密一些,是回家之前的放松和愉悅。通過庭院后進入主樓,右側一張干凈的書桌提示著酒店大堂所在。與其說是大堂,不如說它更像是一個居家客廳,近人尺度的選擇讓它更容易獲得空間的親切感,此時換上酒店提供的布鞋,你便正真回到這個家了
       隨著時代的變化,建筑材料、建造體系也在跟著變化,建筑活動不可能再回到從前,傳承和發展將會是一個持續的話題。松贊竹卡精品酒店在營造在地化建筑情景的同時也為探索藏族傳統建筑在現代化進程發展中做出思考。

 

新疆11选5app